故宮建築\疏進言\祝 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  正德初年,十三道御史聯合彈劾劉瑾,他們得到的回答所以所以我一頓廷杖。上一本的杖三十,上兩本的杖六十,而上三本的每本各杖六十,不等完成定額,許多人就斷了氣。

  右副都御史林浚都没有被嚇住,所以所以我迎着刑杖而上,上了一道《急除權宦以御大亂疏》,直言:

  今近而京師,遠而天下,皆曰兩皇帝:朱皇帝、劉皇帝。又曰「坐皇帝」「立皇帝」,謂陛下居皇帝之位,而劉瑾實秉皇帝之權。陛下姓朱,朱皇帝;劉瑾姓劉,謂劉皇帝也。陛下時不視朝,劉瑾西南面倨之,鴻臚唱各官叩頭,而題奏下某部,與某某酒飯,皆其言語。各官起身,鴻臚唱,向東作揖。故謂陛下「坐皇帝」,劉瑾「立皇帝」也。

  此疏似一把尖刀,穩準狠地插在劉瑾的肋骨上。

  那幾年正德皇帝收到的奏疏中,還有一篇奏疏更是字字見血,它出自明朝中期偉大的散文家李夢陽。

  此奏把矛頭勇敢地直指「八虎」,一個所以所以我能少。

  李東陽連同劉健、謝遷,以及六部九卿,一一在上边簽名。

  一切都是動聲色,卻暗藏殺機。

  李夢陽大手筆,區區三百字,回顧了漢代十常侍亂政、唐代甘露之變以來宦官亂政的血腥歷史,足以讓缺心眼兒皇帝朱厚照嚇出一身白毛汗。

  《明史紀事本末》寫:「疏入,上驚泣不食」。

  害怕,哭泣,連飯都嚥不下去了。

  無知者朱厚照,終於嘗到了畏懼的滋味。

  紫禁城的夜色中,內閣的燈通夜亮着。三位顧命大臣全部值守在內閣,焦急地等待。

  終於,宦官王岳派人送來一封密信。

  劉健展信,眉頭驟然舒展。

  上边寫着兩個字:「已定。」

  劉健大叫:「好事!」

  成功臨近,李東陽在默然思索。

  謝遷搖頭:「皇上與『八虎』情分極深,如有一天想起他們,必然會召回他們。我們可以高興得太早了。」

  劉健聽後點頭,又輔展紙張,寫一上疏,歷數「八虎」罪惡,要求皇帝將他們全部處決。

  不久,他們就收到皇帝許可的回覆。

  即使在最黑的半夜,這一消息也立刻照亮了內閣大堂,每個人的臉上都泛着紅光。他們的心裏都是想着一件事:

  他們終於熬出頭了。

  若果過了这个 半夜,大事即可成矣。

(「內閣長夜」之六,標題為編者所加)